可以免费看黄片的应用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自然,不过要按照我说的去做,否则就是我也保不住。”北辰明轩猛然站起来,颀长的身姿透着让人捉摸不透的冰冷,让人望而生畏。

“自,自然。”秋欢颜又重新蜷缩起来,看着对面的人的眼神,带着怯懦。

“嗯,为了让乖乖听话,把这个吃了。”北辰明轩从怀里拿出一个幽蓝色的瓶子,看着那深色,更是让人不寒而栗。

“要给我下毒!”秋欢颜自然知道,以前为了控制不听话的人,她娘也会给那些下人下毒。

没想到风水轮流转,今天她也被人逼着吃毒药。

“没错,可以选择不吃,相信我有一百种方法让生不如死。”北辰明轩露出外面的下巴,嘴角勾起的弧度透着邪佞的味道。

“我吃!”秋欢颜颤抖着手将药吃进去,面如死灰。

看着她安稳下来,北辰明轩命人将她接出去,这里是盛京城中一处小巧的别院,周围都没有其他的人,还有几个看守她的人,看来她就像被人圈禁了。

秋欢颜冷漠一笑,这样可是比在黑都尉好了一百倍。

秋欢颜整日里闲暇养伤,除了不能出这院子,日子倒是过的惬意。

等她身上的伤渐渐好转,又开始生了其他的心思。

清纯洁白少女

这段时间她体内的毒一直都没发作过,跟正常一样,她甚至开始怀疑那个人根本就没给她下毒。

所以,趁着看守她的人放松警惕的时候,她想着逃走。

只是人才刚逃出去没多远,腹部就跟着一阵抽痛,全身像是被无数只蚂蚁啃咬一般的难受。

那种钻入骨头中的痒,恨不得将自己身上的皮肉都给扒下来。

从那以后,她再也不敢有其他的心思,只等着被那个人召唤。

就这样过去了一个月的时间,在秋欢颜怀着忐忑的功夫,那个面具的男子终于出现了。

她安排人将自己送进宫中,又碰巧在皇上跟雪皇等人路过的后花园撞上,剩下的事全都按照他指定的方向在进行。

这次不仅北辰齐被罚半年的俸禄,连皇后宫中的阮嬷嬷也被皇上处死了。

只要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,这阮嬷嬷不过是被推出来的替死鬼,真正的幕后之人,是林清悦。

这阮嬷嬷也是林清悦的掌事嬷嬷,皇上处置她,也算给林清悦一个警告。

甚至因为她管教不严,皇上剥夺了她的凤印,直接教给了贤妃跟惠妃两个人共同掌管,禁足自己宫中两个月,这可是比处置阮嬷嬷还要重十倍。

没了凤印的皇后,如何能通御六宫?

林清悦接到圣旨,将宫中所有的东西都砸个粉碎,脸色黑成锅底灰,道:“这秋家人不是都已经被处死了吗?怎么会突然冒出来一个秋欢颜?齐儿他到底是怎么办事的?”

“娘娘,您先稍安勿躁,现在的困境只是暂时的。

皇上不过是看雪皇的面子上,这才惩处您跟三皇子,否则他的脸面也无处安放。

等雪皇离开了,想必皇上会将凤印冲印归还到您手中。”这是刚刚提拔上来的二等宫女,不过也是她从林家带出来的老人,自然信得过。

“再说,皇上到底还是心疼娘娘,这凤印在贤妃娘娘手里还不等于在娘娘手里一样吗?

您可是皇上的嫡妻,谁都不能越过您去,奴婢觉得,您现在倒是可以经常去太后娘娘那里走动。

一则是能经常见到皇上,二则有太后帮您撑腰,您还怕什么!”听完眼前人的话,林清悦心中的气这才变的顺畅了许多。

“说的对,倒是我被冲昏了头脑。”林清悦双眸泛着怒火,眼底的狠辣快速闪现。

“娘娘,您是当局者迷,这才没想明白,奴婢不过是误打误撞。”这宫女谦卑中透着恭敬,没有一丝得意,倒是深的林清悦的心。

“叫什么名字?我觉得好面善。”林清悦摸着自己酸涩的脖颈询问道。

这宫女立刻上前帮她捶背,道:“娘娘,奴婢名唤青竹,一直都在院子里负责花卉,所以娘娘见的奴婢不是很多,可奴婢是娘娘您的陪嫁。”

林清悦看了青竹一眼,眼中露出满意的神色。

当初自己的母亲真是慧眼,帮自己挑选的人都是可用之人,到是自己提拔出来的那些人,一个个都是不中用的人。

“好,以后就帮我留意着宫中的大小事吧。”林清悦这是打算重用她了,开口将人留下来。

“是娘娘,奴婢愿意为娘娘肝脑涂地。”青竹眼中闪着惊喜,跪下来谢恩。

林清悦看了青竹一眼,吩咐道:“这里没什么事了,先出去吧,一会儿本宫会唤进来。”

“是,奴婢告退。”眼看着青竹离开了,林清悦冷声道:“出来。”

一直躲在暗处保护她的暗卫,带着一股冷风闪出来,跪下来拱手道:“娘娘有何吩咐?”

“可看清楚了?这秋欢颜是如何被带进宫来的?”林清悦知道,这个人才是她的眼睛,宫中的事很少能逃过他的眼睛。

跪在地上暗卫拧眉道:“娘娘,这件事奴才也不清楚,这秋欢颜就像突然冒出来的一样,连进出宫门的人都没有查到。”

“什么?怎么会这样?”她以为,暗卫定然会知道原委,可没想到他也一点不知。

“到底是什么人?居然有这么大的本事,不仅将秋欢颜救下来,还将她送到皇上面前,能够知道皇上行踪的人,想必是宫中的人,本宫倒真没想到,居然还有人有这样的本事。”林清悦做梦都想不到,在背后操纵这一切都人,就是她不屑一顾的人。

而此时秋欢颜已经平安的被带出来,北辰明轩看着人,将解药交给她,又给她准备了五千两银票。

秋欢颜那些银票,高兴的露出了大笑,潇洒的离开了盛京。

“小主子,您就这样轻易的放过她?当初她可是没少针对夫人。”北辰明轩身边的暗卫道。

“小主子我是那种不讲信用之人吗?不过我答应她放她离开,并不表示其他人不会动手,一名弱女子,身怀那么多银票,觉得城外凤凰山上的那帮土匪会轻易放过她吗?”北辰明轩说着,嘴边勾起一抹冷笑,那眼底的冰寒让身边的人跟着打颤。

“还愣着干什么?这么好的肥羊,自然要通知他们别放过了。”身边的暗卫眼角跟着抽搐了几下。

躬身抱拳道:“是,我这就去。”

他就知道,敢伤害小主子在乎的人,他又怎么会轻易放过呢。

这边的事终于全都处置干净了,只是北辰明轩觉得自己的心像缺失了一块,变的空洞。

他觉得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对其他的女子生出这么强烈的感情了。

想着秋无双,心里又是一阵绞痛。

北辰明轩嘴角露出一抹苦涩,看来这一生都会伴随着这种痛。

不过他甘之如饴。

等他回到宫中的时候,就看到师父已经等在咸福宫中。

“小子,最近胡闹够了吗?”北辰明轩一切的事,陌染全都看在眼里,也任由他发泄。

他觉得瑶儿说的对,如果不让他将心底这份恨发泄出来,他会更加痛苦难过。

看起来效果还不错,至少成长了许多。

“师父,知道我并没有胡闹,我不过是做了我自己该做的事。”北辰明轩脸上露出一抹苦涩。

“难道当初玉姐姐从悬崖上掉下去的时候,您宁愿跟随,徒弟这里,好痛。”北辰明轩指指自己心口的位置。

陌染道:“痛只是暂时的,别忘记的责任。”

“是,明轩绝不敢忘。”北辰明轩眼中闪着坚定。

“好了,玉姐姐担心的身体,这才让我来看看,别忘了,再过几天的府邸就建成了,等搬出宫去,玉姐姐还要亲自给下厨做菜帮庆祝。”陌染说这话时,眼里分明酸溜溜的。

他都没有这么好的待遇,没想到居然让这个臭小子得了便宜。

“好,代我谢谢玉姐姐。”北辰明轩是真心感激玉瑶。

这次围场的事,如果不是有玉姐姐拼死相护,他恐怕早就死了。

他亏欠玉姐姐跟师父的,唯有好好努力,才不会让他们失望。

“知道了,以后就是男人了,师父很欣慰。”陌染说话时,眼中闪着坚定。

“凡事都会成长的,这次的事都是我思虑不周,不会再有下次。”北辰明轩保证道。

“嗯,这样我就放心了,我先走了,这段时间自己小心,不要给林清悦那些人反咬一口的机会。”陌染还是叮嘱道。

“是,我会处理干净。”北辰明轩道。

眼看着陌染离开,北辰明轩刚才脸上的轻松又变的严肃起来,带着几分冷冽。

看来是时候准备起来了,在自己离宫之前,林清悦定然不会轻易放过这次机会。

可惜,这次北辰明轩想多了,林清悦一直想着去讨好太后,然后让皇上看到她的心意,哪里能分心想到他这边。

直到北辰明轩搬出宫去,林清悦这才生出懊悔。

白白浪费了一次刺杀他的机会。

不过幸好雪迷城跟水倾绝两个人已经准备离开北辰,等过了两天后的宫宴,她的禁足应该就能取消了。

这也算是个好消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