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载一个app

答案是不能!

看着她拿着勺子都不知道盛饭吃,苏合和南小楠都皱了眉头。

如果这女孩出自坏人的家里,别人是不可能这么宠着她的,她生活都不能自理,处处都要照顾着,坏人才没有那等闲工夫。

可是如果不是出自坏人家庭,她这胆小的架势又怎么解释呢?

“难道是小时候受过创伤,她的家人找到她以后她就抑郁了,然后就成了这么个状态。”南小楠脑洞大开。

苏合一边儿喂那女孩吃饭一边儿点点头。

她和南小楠讨论着,也没有避讳这女孩子的意思,毕竟她们没有恶意。

苏合饭还没喂完呢手机就响了起来,她示意南小楠喂,南小楠走过去接过苏合手里的饭盒,女孩也没有表现出抵抗,看来怼南小楠的印象还不错。

电话是苏景坤打过来的。

“苏合,都这么晚了,今天还回来不回来?”

“今天回不去了,改天吧!”

苏景坤闻言沉默了片刻,“妈妈……还好吗?”

街头抓拍短发牛仔裤时尚美女图片

不提慕星媛苏合火气还小点儿,提及慕星媛她就对苏景坤的火气大了些。

“我妈好着呢,不用挂念!”

苏合说完又说了一句,“爸,别指望着我妈醒来会原谅,好马不吃回头草!”

苏合说完直接挂了电话。

她知道这样跟长辈说话很不礼貌,可是她控制不住。

曾经去探监的时候她问过慕星媛,她说,“妈妈,如果出来以后我爸爸在追求怎么办?”

“我和爸爸不可能了!”

慕星媛是这么回答的,当时她还说了一句半开玩笑的话,苏合记得很清,“好马不吃回头草!”

所以当韩君名再次来找她时她果断拒绝了,那种不愿意跟他好下去的感觉很强烈,苏合知道,如果苏景坤后悔了再次找慕星媛,慕星媛可定也会有那种感觉,会直接拒绝!

“爸的电话?”南小楠看苏合的情绪不是特别好,就问了一句。

苏合点点头,把手机往床上一丢,说道:“我来喂吧。”

……

乔家。

四五点钟的时候乔玉珍看苏合还没有回来,就知道她肯定是不回来了,但是她一直没有打电话问,就是等着耗时间呢。

她想今晚把苏景坤留下。

“景坤,苏合怎么说?”乔玉珍穿着性感的睡袍站在苏景坤的书桌前问了一句,典型的明知故问。

“她今晚不回来了。”

苏景坤说着就准备合上文件离开。

乔玉珍赶紧往前挪了挪,拉着苏景坤的手,情谊阑珊的看着他,“景坤,今晚不走了好不好?我知道之前是我不对,我做了很多错事儿,不在的这一周里,我认真反省了一下,我知道我错了。”

乔玉珍说着直接坐到了苏景坤腿上,双手环住他的脖子,头放在他的肩膀上。

苏景坤蹙了蹙眉,他心里是想把她给推开的,可是闻着她的身上的香水味,又推不开了。

尤其是手掌粗碰到她的肌肤之后,就更加移不开了。

“先起来说话。”苏景坤尽量克制着自己,冷声说道。

乔玉珍就知道苏景坤是推不开她了,她给他吃了什么东西,她心里清楚的很。

“我不。”乔玉珍娇嗲嗲的说了一句,还扭了扭身子。

乔玉珍这一扭,苏景坤的身体立马有了反应。

他自己都开始怀疑了,毕竟已经到了中年,对夫妻间的生活需求也没那么大的欲望了,可是今天怎么就心里痒痒,难受。

“景坤,我不能没有,知道,大学那会儿我就喜欢上了,现在我们又有了澜澜,怎么能说离婚就离婚呢?说是不是?”

苏景坤看着乔玉珍那火红的嘴唇咽了一口唾沫,没回答。

“以后有不对的地方,我都改,别再提离婚了好不好?”

明明都已经四十多岁了,有些话有些表情做出来,乔玉珍还真不觉得恶心!

苏景坤虽然没点头,却也没摇头。

乔玉珍捧着苏景坤的脸看着他,她知道这会儿苏景坤肯定都已经急死了,只需要她稍稍主动一点儿就可以了。

她刚准备亲上去书房的房门突然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了。

乔玉珍和苏景坤都愣怔了一下。

苏澜从外面捉急的走进来,看到乔玉珍和苏景坤的姿势顿时红了脸,赶紧扭过头去。

乔玉珍从苏景坤身上下来,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,愤怒的瞪着苏澜吼道:“澜澜,怎么这么没规矩?”

苏澜嘟着嘴没说话,好半天了才转过身来,“我找我爸有急事。”

“有急事儿就不用敲门了?”

苏澜咬了咬嘴唇没接腔。

苏景坤也是尴尬的不行,他板着脸说道:“什么事儿啊?”

“爸,这块地体到底怎么回事儿啊?”苏澜说着把一沓文件放到苏景坤面前。

她说的那块地皮就是前段时间她工作室的地皮,本来都已经弄好了的,结果现在政府突然要收地。

怎么着都商量不好,而且今天下午六点给她下了通知,如果明天下午六点之前不把工作室的东西搬走,政府就视为废弃物处理。

苏景坤简单的看了一眼文件,皱着眉头说道:“先这样吧,明天在看一块儿新地。”

他这会体内就跟着了火似的,哪还有心情看这些。

“爸,就是换快地皮他们也得给个说法吧?这工作室从装修到聘人,我操了多少心啊!”

乔玉珍虽然知道这事儿急,可是再急也比不上她和苏景坤的关系急啊!

今天她可是壮着胆子给苏景坤下过药的,错过了今晚怕是就真的要离婚了。

于是她看着苏澜说道:“澜澜,这事儿急不了,爸都说了要再给看块儿,就别担心了,时间不早了,赶紧睡觉去吧!”

苏澜这会儿真是烦死了,她知道自己亲娘把自己赶走是要干啥事儿,口无遮拦的说了一句,“们都这么大年龄了,真是……”

苏澜话没说完甩门而去。

屋内的两个人顿时尴尬了。

不过在药效的作用下,乔玉珍的如意算盘也没被打散……